????“啊!!”

????先前一炸时,还能勉强维持住体面的邰翀,此刻从山洞废墟中,邰翀稀疏的几缕白发沾满了灰尘飘飞,身上的衣衫更是成了烂布头……

????更重要的是,他周全的气息和体内的弑仙散,再也压制不住了。

????哪怕他求生欲再强,到了这一刻,邰翀也明白,这一世,他走到了头。

????但这种绝望,反倒让他彻底放开了手脚,今日誓要杀了那一对狗男女!

????否则,他死不瞑目!

????“出来!畜生!”

????“给老夫出来!”

????“轰!”

????“轰轰轰!”

????彻底放飞自我的邰翀,以乱世狂魔之姿,化身轰炸机,对山谷周遭方圆百步展开了狂轰乱炸!

????这虽算不上挖地三尺,却比挖地三尺更狠!

????以他半步武圣的功力,放开手脚的来轰,地下若是藏人,便是高品宗师也要被活活震死!

????但越是轰炸,邰翀的脸色越是狰狞,因为他没有发现任何值得他留意的生机断绝。

????也就是说,那一对狗男女都未死。

????邰翀毕竟是邰翀,一百年前就已经是威震天下的绝世高手。

????对敌经验丰富之极,抛去对死的恐惧和对生的留恋后,他仿佛反而回到了曾经的峥嵘时期。

????一瞬间就想到了对策,厉声道:“好,好!既然你们藏头露尾见不得人,老夫这就回榆林城,领大军将榆林城屠个干净!有几万贱民与老夫陪葬,也不枉老夫来此一回!”

????说罢,转身就往榆林城赶去。

????距离他百五十步以外的密道众人闻言,一个个面色骤变。

????林宁咬牙骂道:“这老狗,就会用些见不得人的诡计!”

????此言一出,密道内的气氛微微一变。

????就会用诡计……

????这骂的是谁啊?

????田五娘看了眼正在给朱雀施针的林宁,脸色淡淡,问了句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????朱雀当初为了不让邰翀对西门的土行旗下手,佯装出手,结果虽然引得邰翀舍弃了土行旗,成功的骗了他两爪,但两人境界差距太大,气机相连下,哪怕只被一点爪风挂住,她依旧受了极重的伤。

????沿路吐血而来,并非全是伪装……

????但林宁施针的风格……大家都懂的。

????朱雀中的是破心掌,仍在怀中,所以……

????也难怪密道里的女人们面色都有些寡淡。

????皇鸿儿握拳挥手道:“我上去会会那老鬼!我精通敛息术,不怕他!”

????林宁摇头道:“现在是那老狗回光返照的时候,纵然一身功力去了一半,也不是咱们能对付的。况且你的敛息术未必瞒得过他……”

????说罢,将最后一针拔出后,面色苍白,一副被掏空了的模样。

????“呼……”

????长呼一口气后,朱雀翻手将衣衫穿上,回过头来,对着田五娘等人,尤其是对着目光幽幽看着她的皇鸿儿,心里虚的紧,却开口道:“还是我去。”

????见她转身就要走,林宁忙道:“你这伤还没好……”

????不知怎地,听到这句话,朱雀觉得心里熨帖之极。

????多少年来,她都是孤独一人,何曾有人关心在意过她……

????不过,林宁当着他妻妾的面这样说,着实让她心跳有些加速,面上却不改颜色,淡淡道:“邰翀老鬼与我有杀父之仇,再者,我与他交手多回,知道分寸。且他到了这个地步,也已是强弩之末,只是周旋,不算难事。”

????说罢,也没和田五娘等人招呼,便是皇鸿儿也只略略点点头,就一人出了密道……

????……

????“老鬼,你也有今天!”

????邰翀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,让他连身都未转,随手便是一爪往身后挥去。

????但朱雀早就防着他这一招,自不会留在原地,声音又在另一侧响起:“老鬼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

????邰翀见她只是聒噪却不露面,冷笑一声,继续往榆林城方向疾行。

????他已经看出来了,这些奸贼居然在意那些庶民的性命。

????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一群魑魅魍魉的山贼,居然忧国忧民起来。

????原本往青云寨闯才是最合适的,但那里有武圣在,他可不想撞霉头……

????但不管怎样,有他们在乎的东西就好。

????果不其然,一见他往榆林城方向去,背后虚无缥缈装神弄鬼的声音渐渐凝实:“邰老鬼,还记不记得你邰家这十多年来,死了多少人呀?有一个叫邰宇的人,听说是你的玄玄孙?哎呀,当真是好天资哪,才二十来岁,就突破玄关成就宗师,有你这个老祖宗照应着,以后成就不可限量呢。只可惜,他被我一刀切碎了喂戈壁上的狼群了。怎样,你没想到他到底是如何死的吧?还有邰林,是你的重玄孙?你猜猜他怎么死的,猜对了有赏哦!”

????邰翀闻言,老脸上的面色已经成了灰青色。

????当年为了追寻圣道,他的确断绝过七情六欲,六亲不认过百余年。

????可将近二百岁时,当他发现,纵然他再努力,这一辈子也不可能走出最后半步后,便渐渐熄了圣道之心,除了费尽心思,吃了不知多少天材地宝,以求多活几年外,也开始关心起邰家来。

????邰家这二百年来,已经成为了秦国最显赫的世家之一。

????虽然在朝堂上的力量不显,但便是大秦之皇,都要给邰家三分薄面。

????所以,家势极大。

????然而在数千家族远近子弟中,唯有邰宇是邰翀最重视的八代玄孙,天资过人,且心性隐忍城府颇深,是可承继邰翀在黑冰台衣钵之人,深受邰翀喜爱。

????谁料这样一个优秀的子孙,十多年前竟消失的无影无踪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!

????这十多年来,如邰宇这样的优秀弟子,时不时的就会死一个,让邰翀心疼不已。

????不曾想,竟是这个魔教妖女所为!

????“邰老鬼,你只管去杀好了,你放心,等你死了后,邰家你那些子子孙孙们,我保证让他们一个个不得好死!”

????此言别说邰翀听了毛骨悚然,就是密道中人听了,都忍不住纷纷面色一变。

????什么叫魔教妖女,这才是!

????不过……

????听着外面轰隆隆轰隆隆,整个大地都震颤起来,便可见朱雀这番话所造成的效果之好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“贱婢,这回看你往哪里跑!老夫要挖出来你的心肝,生吞下去!”

????先是一道惊骇声传来,紧接着听闻此言,密道众人面色齐变。

????林宁道了声“不好”,拔脚就要往外冲,却被田五娘一手按下,然后看了圈后,其她三女随她疾飞出密道。

????“万剑归宗!!”

????“魂归黄泉!!”

????“真武绝仙!!”

????“学海无涯!!”

????甫一飞出密道,四人便齐齐施展出最强武学,攻向已将朱雀击成重伤的邰翀。

????其中以“万剑归宗”威势最盛,已达到宗师巅峰之境!

????便是在宗师巅峰高手中,也属于最顶尖的一招!

????这等攻击,若是邰翀功力全盛时,自然不会畏惧。

????但到了此刻,原本就已经开始崩坏的身体,又肆意攻击了十数招,再打伤宗师巅峰的朱雀,一身功力连三成都不剩。

????见无双剑罡攻来,邰翀如鬼似怪,目眦欲裂,刺耳之极的声音尖啸一声后,双爪迎上剑罡!

????“轰!!”

????田五娘倒飞出去,嘴角溢出一抹殷红。

????而邰翀则直接被劈倒在地,蜷缩成虾,不住的呕血。

????此时,皇鸿儿等人的攻击又至,邰翀耗尽最后余力,将三女攻击接下,并击退三人。

????饶是如此,皇鸿儿、东方伊人和吴媛三女,也纷纷呕血受伤。

????此老鬼,恐怖如斯!

????正当田五娘再度持剑上前,准备了结这位叱咤天下二百年的半步武圣时,从密道中钻出来的林宁见一众妻妾红颜吐血受伤,勃然大怒,在百步开外取出霸王弓张弓搭箭,厉声道:“老鬼你找死!敢伤我妻妾者,虽远必诛!!”

????说罢,一箭射出,正中邰翀脖颈。

????邰翀双眼猛然圆睁,死死的盯着远方那道身影,临死前,终究还是吐出了两个字来:

????“无……耻!”

????骂罢,气绝身亡。

????……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小小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5shuku.com/book/98711/31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