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5线路检测中心   跟在卫家家主身后,出现在这旭阳城帝宫所所司寿诞之上的粗衣年轻人,确实就是云笑,原本他是可以直接杀进来的,却是生出了一丝戏耍之心。

  在南宫晓风被抬入大殿掀掉布袋的那一瞬间,云笑就认出了这位故人,也是他重回九重龙霄之后,见到的第一个四大家族余裔。

  刚才那一刻,云笑不由暗自庆幸,还好自己将第二个目标选定在了旭阳城,要不然自己当初费尽心力,才送进九转金宫阵的南宫晓风,恐怕就要不明不白死在此地了。

  以云笑如今的实力,只是收拾一个帝宫所的大长老和二长老,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既然他已经来到了这里,那旭阳城帝宫所,就不会和道临城帝宫所有什么两样。

  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是买一送一,白水城帝宫所的所司韦裕主动送上门来,倒是让云笑少跑一趟,既然如此,那就只能是笑纳了。

  “呵呵,两位所司应该对我不会陌生吧?”

  恢复了本来面目的云笑,先是朝着那边兴奋莫名的南宫晓风点了点头,然后便是转过头来,口中发出的轻笑声,让得宫无翳和韦裕的脸色,也是复杂之中蕴含着一丝兴奋。

  “哈哈,宫大哥,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!”

  不得不说这些各大城池帝宫所的所司,连说话口气都是相差不多,但要是让韦裕知道数日之前说过此话的裴济舟,此刻已经去见阎王的话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如此自信?

  “不错,不错!”

  宫无翳连连点头,旋即便将目光转到那脸色惊疑一片的卫家家主卫仲身上,充斥着一抹异样的精光。

  “卫仲家主,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啊,将这么一份大礼送到了宫某的面前!”

  盯着卫仲看了片刻的宫无翳,口中说出来的话,让得前者身形狠狠一颤,完全分不清对方到底是真心还是反话。

  对于云笑这个名字,卫仲自然是不会陌生,甚至还如雷贯耳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如此大名鼎鼎的人物,竟然和自己并肩走了这么长的时间。

  这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荣幸,但卫仲心中清楚,要是今日帝宫所取得了胜利,自己和帝宫通缉要犯的合谋身份,恐怕是跑不掉了。

  而相对于卫仲这些复杂的心思,帝宫所所司宫无翳的想法就要简单得多。

  诚如他所说,这个苍龙帝宫通缉的要犯云笑,重要程度恐怕比那边的南宫家余孽南宫晓风,还要强上十倍啊。

  虽然宫无翳不知道苍龙帝宫通缉云笑的真正原因,但据他得到的消息,这可是从凤栖宫颁发下来的通缉令,代表的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。

  更何况这一年多时间以来,关于云笑的通缉告示一变再变,到最后都有了各不相同的四副面孔,可想而知这个通缉要犯,对于凤栖宫来说有多重要。

  宫无翳从来没有想过,这么一件侥天之功,竟然就这么突然地掉到了自己的脑袋之上,这确实是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啊!

  “韦裕兄弟,不如就由你出手将云笑这小子擒下,到时候哥哥我分你三分功劳如何?”

  心中这些念头转过之后的宫无翳,下一刻已是将目光转到了身旁的韦裕身上,听得他口中话语发出,让得后者是一阵心头火热。

  原本韦裕以为在这样的大功之前,宫无翳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自己横插一脚的,却没有想到这位竟然如此大度,这天大的功劳也舍得和自己分享。

  虽然只是三分的功劳,但那可是云笑啊,到时候只需要帝后大人一句话,自己调到帝宫总部任职,还不是极为轻松之事吗?

  只是兴奋之中的韦裕,并没有想到更深层次的东西,宫无翳让他出手的最大原因,也并不是所谓的兄弟之情,而是一种另类的谨慎。

  道临城发生的大事,此刻自然是没有传到旭阳城来,可是云笑的大名却是人尽皆知。

  在如此整个九重龙霄范围内的通缉令之下,竟然还没有被擒住或是击杀,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重视之事。

  宫无翳为人阴沉,行事也是极为小心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,他也不想自己先去冒这个险,让半步洞幽境的韦裕先去试试水,岂不是两全其美吗?

  至于那所谓的三分功劳,也就是说说而已,如此天大的功劳,到时候帝后大人第一个看到的终究是自己,排在自己身后的韦裕,他宫无翳又怎么会去多管呢?

  只是宫无翳不知道的是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  无论是半步洞幽境的韦裕,还是他这个洞幽境初期的帝宫所所司,在那个粗衣少年眼中,都如同蝼蚁一般。

  可惜宫无翳和韦裕都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,在前者鼓励的眼神之下,白水城帝宫所的所司韦裕,已是从椅中站了起来,气息第一时间锁定了云笑。

  “小子,地狱之门已经向你敞开,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,免得受皮肉之苦!”

  气息锁定云笑的白水城帝宫所所司韦裕,在众目睽睽之下很想表现一番属于自己的威严,因此其并没有直接动手,而是说出一番威胁之言。

  只是韦裕此言出口后,对面粗衣少年的脸色却是并没有太多的变化,甚至还嘴角一翘,浮现出一抹笑容,这让得他心头不由怒意升腾。

  “让我想想,上一次对我说这话的是谁?”

  云笑拍了拍脑袋,然后仿佛是记起一些什么,继续说道:“我记起来了,应该是道临城帝宫所的所司裴济舟,你猜他后来怎么样了?”

  粗衣少年的侃侃而谈,忍不住让人顺着其话语联想了下去,而对于那所谓的道临城帝宫所所司裴济舟,场中还是有不少人听说过的。

  道临城和旭阳城白水城都离得并不远,大家同为帝宫所所司,平日里肯定也是有所交流的,虽说交情未必有宫无翳和韦裕这般好,但至少名字和修为是知道的。

  “云笑兄弟,那老家伙后来怎么样了?”

  要说场中唯一还能配合云笑的,或许就只有南宫家族的南宫晓风了,他双手双脚都被水液束缚,但说话还是没问题的,直接就问了出来。

  “被我打断了骨头,然后焚烧成了一堆灰烬!”

  对此云笑也没有隐瞒,而听得他口中之言,场中诸人都是身形一颤,经过云笑刚才的强力之后,他们已经不再怀疑这位能做到这等狠事了。

  滋滋滋……

  似乎是要印证自己话语中的某些隐晦事实,云笑话落之后,便是朝着南宫晓风轻轻挥了挥手,然后一抹抹水汽升腾而起,转眼之间就让南宫晓风重获了自由。

  在场尽有一些感应敏锐之辈,自然能感应出在束缚住南宫晓风的那些水液之中,突然之间出现了一种炽热,正是这种炽热,将那些水液蒸发一空。

  由此也证明了云笑将裴济舟焚烧成一堆灰烬,并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确实有这样的可能,那种不知名的异种炽热,也让不少人心生忌惮。

  “哼,那裴济舟不过是一个化玄境巅峰的家伙罢了,又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  见得对方随手解了自己的水液束缚,韦裕眼眸之中也是闪过一丝异光,不过旋即想起自己印象之中的裴济舟修为,他有理由对其发出不屑之言。

  “哦,忘了告诉你,当时裴济舟和我动手之前,已经突破到和你一样的半步洞幽境了!”

  云笑淡淡地瞥了韦裕一眼,然后口中说出的这几句话,让得这位白水城帝宫所的所司脸色微变,却又不得不去猜测对方话语之中的真实性。

  因为韦裕知道,此刻的对方根本没有必要欺骗自己,这样的说辞除了让自己吃上一惊之外,又能有什么大用呢?

  可要是真如云笑所说,当时裴济舟确实是突破到了半步洞幽境的层次,那对韦裕来说就不算是一个好消息了,毕竟他自己也才半步洞幽境的修为罢了。

  同为半步洞幽境的修者,战斗力固然有着很大的区别,但这至少让韦裕没有刚才那么大的信心了,眼前这个名头极度响亮的年轻小子,似乎让他越来越看不透了。

  “口舌再利,又有什么用?”

  当此一刻,韦裕自然是不会表现出自己心底深处的那些忌惮,只听得他口中沉声发出,紧接着一道道水流,便是从云笑的脚下升腾而起。

  “云笑兄弟,小心那些水液!”

  刚刚才吃过两次大亏的南宫晓风,对那些水流束缚一直都是心有余悸,下意识地便是高呼出声,毕竟连他都没有感应出云笑的真正修为。

  哗哗哗……

  也不知道那些水流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总之一出现在云笑身下的时候,便已经蔓延而上,直接将他的双脚都给缠绕在了一起,韧性惊人。

  “哼,我还以为你小子有些什么本事,原来不过是个绣花枕头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小小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5shuku.com/book/2481/2478/